传统的交易心理学
    人类探索自我的努力
  
  综观历史,人们曾经重复进行过众多尝试,试图揭示促使人类或动物作出某种举动的因素。在这一过程中产生了从天文学到医学的各种理论,提出了从魔鬼附身到自我决断的各种解释。每一种流行的理论都生动地反映了当时的时代,特定的行为在有些社会完全被忽略,而在其他社会却可能受到极大的注意。各种社会结构中生活经验的复杂互动塑造出更加复杂的行为景象。有时,影响人类行为的因素显得如此繁多而且变化无常,任何试图解释它们的努力看来都难有建树。
  
  在黑暗年代里,这样问题的神秘程度并不亚于今天。在试图对付“源自内心”的恶魔时,人类使用很多技法。但是不论是环钻法(在人的头盖骨凿洞以释放妖煞)或是放血疗法,都注定要失败。当人类趋向文明、放弃巫术疗法后,这种实践被科学的程序所代替。通过试验和失败,人类行为的体系和理论被发展来解释和解决精神疾病的问题。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技术最好也不比古代巫术的治疗更有效。事实上,直到最近,研究者们才把目标瞄准在解释人类行为而不是预测和改变上。
  
  总的来讲,揭示人类心智的过程是缓慢而艰难的蜕变过程。虽然其他科学领域发生了巨大的技术进步,但是心理学和精神医学仍然停留在十分幼稚的阶段。这可能是由于人类最抵制发现自身真相的缘故吧。了解这些真相可能引致不幸而不是带来幸福。对许多交易者来说也是一样。人类自命真知的顽固本性时常成为我们前进道路上的路障。敌人并不存在于包围你我的环境中,相反,是你包围着敌人,因为它由内而生。幸好,自1970年代以来,揭示和改变行为的更确定的技术成为可能。
  
  心理学的两大派别
  
  在现代心理学界有两大重要学派的思想,某种程度上类似交易界中的两大流派。交易者们一般把自己归类于技术分析派或基本分析派。有些交易者的方法不够纯粹,无法确定地划入某一派,而是每派的方法都用一点。
  
  在任何学术领域通常都有许多思想流派,最终可以划入沿着一种连续体排列的相对位置。极端的观点在相对立的两端可以找到,对某一主题的变种可以在两极之间的某一位置找到。这种模式可以应用于表示从宗教团体到政治同盟之间的任何事物。市场基本分析派和纯粹技术派座落在对立的两极,而其他各种类型的市场分析则麇集在两极之间的某一点上。对于心理学者和精神医学者也是这样。在一端我们发现了传统的弗洛伊德派,而另一端是行为学派。
  
  传统心理学的兴趣
  
  传统的心理学者本质上同市场基本分析派十分相似。他们研究的对象是他所相信是人类行为的内在原因的东西。他们关注的题目有如下问题:
  
  为什么人们以他们那样的方式行动?
  
  什么是行为和思维错乱的内在原因?
  
  怎样可以利用一个人的生活历史去帮助他?
  
  什么驱使着人们用特定的方式行动?
  
  激励行为的潜意识过程是怎样的?
  
  这些问题同市场基本因素分析派所发问的内容非常相似。通过寻找决定价格运动的原因和市场波动的内在原因,基本分析派同传统的心理学者的大方向是一致的。
  
  行为心理学的兴趣
  
  行为心理学者只研究公开的和可以清晰度量的行为。他们对以下的问题较感兴趣:
  
  一种特定行为发生的频度如何?
  
  维持行为的事件是什么?
  
  在特定行为的前后有什么事件发生?
  
  行为是否可以通过控制环境的条件和而加以改变?
  
  应用特定方法改变行为需要多长时间?
  
  当前的行为已经出现多久?
  
  通过询问这些问题,行为学者实际上是在技术层面上进行工作。他感兴趣于度量和探索特定倾向、频度计数与操作技术的应用。这同市场技术派使用的探寻特定趋势和度量方法十分内相似。尽管他们无法控制或改变市场行为,但是他们在寻找公开的表征而不是内在的原因。
  
  传统精神医学和心理学
  
  传统精神医学的奠基人是两位于十九世纪末在维也纳行医的医生约瑟夫·布洛伊尔和西格蒙·弗洛伊德。在1900年代初,弗洛伊德通过研究早期孩童经历和关于人脑构造的不同理论,形成了关于人类行为的理论。他认为大多数行为都是无意识的冲动的结果。他的全部理论复杂难懂。他和他的追随者们认为大多数行为是由内部机制的互动而形成的。梦及其象征被用作解释心理过程和行为的工具。弗洛伊德派的一些学者还设计出内容详尽的梦的象征意义的清单。通过这样使其理论化,精神医学者可以接触到个体行为的真实原因。通过和病人交谈,并运用各种技术,其中包括催眠术,理论上可以使患者看清其行为与内在驱动和压抑之间的联系而使冲突得以解决。如果这一技术使用恰当,不论患者受着什么困扰,都可以获得治愈。这种方法叫做“精神分析”。
  
  对精神分析和精神医学的研究和发展已经花费了长久的年代和难以计数的努力。弗洛伊德精神医学派激发了其他理论概念的成长。阿德勒派、容格派和兰克派都是弗洛伊德基本概念的追随者,又各自在一定程度上对其主题作出独特发挥。时至今天,每一流派仍然存在,还有各自的拥护者。但是最流行的还是弗洛伊德派和新弗洛伊德派。
  
  基本方法的核心
  
  弗洛伊德型的治疗的核心在于对“内在原因”的依赖。他们的方法因此而同投机上的基本分析方法有雷同之处。市场上涨是因为供给较小而需求较大、产量减小、天气转坏。价格下跌是因为产量增加、出口需求减缓、公司收益不佳、销售不旺等等。患者表现焦躁是因为早期孩童时代的精神创伤;他害怕强壮的胳膊,因为他害怕自己的父亲;他害怕父亲是因为他怀有负疚感,害怕父亲的惩罚。可以看出,揭示人类的弗洛伊德方法和揭示金融市场的基本分析方法都以内在成因——基本因素为基础。从这一点看,它们很相似。实际上,除了优点相似外,两者的缺点也很相似。
  
  “医学模式
  
  弗洛伊德学派也可以叫做人类行为的“医学模式”。与医生试图找出病菌或器官功能障碍作为疾病的成因一样,医学导向的治疗师力图发现不希望的行为的原因,以便治好患者。这种方向反映在所有精神疾病医生为了将来行医实践而必须接受的医疗训练。此外,也可以从治疗行为错乱的医药学方法上看到。现代人对药剂的依赖起源于认为医学治疗必须达到病灶的信念。而病灶一定是内在的,那么就可能被治疗或辅以药物治疗。所以西方人服用大量的镇静剂和安眠药。可见,“医学模式”的术语是从其医学重心而来。
  
  行为心理学
  
  在另一个极端我们看到所谓的行为学派,始创于约翰·B.华生、B.F.斯金纳、爱德华·李·托恩蒂克等人。他们的理论观点特别地着重于处理表征而不是内部成因。行为学者仅仅观察外部行为或表征,相信我们可以处理的唯一问题是我们可以看到的问题。我们不可能实证地观察潜意识过程——但是我们可以研究行为。通过研究行为——仅仅是行为——我们可以确定,我们想要改变的是什么以及怎样去改变它。在遵循斯金纳、华生和巴甫洛夫等人的理论原则下,改变的过程或治疗过程由非常直接的条件调节或学习技术组成。这一方法具有十足的机械性,并受到医学派的大量批评。
  
  在行为主题上有大量的理论变种,但都与它们的基本信条紧紧相联。这种模式的核心非常简单,它假定环境作用于或刺激有机体,有机体作出反应。根据有机体的反应的结果,行为成为习惯性的行为或最终确定下来。如果行为带来希望要的结果,那么它将来重复的可能性就高;如果它不能带来预期的结果,那么会倾向于产生一个新的行为。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Copyright © 1996-